长春捐卵公司

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一句“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让无数家长对孩子早教趋之若鹜。随之而来的是早教机构如雨后春笋般遍地开花,一些知名品牌的早教机构周...

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一句“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让无数家长对孩子早教趋之若鹜。随之而来的是早教机构如雨后春笋般遍地开花,一些知名品牌的早教机构周末课程更是堂堂满员。然而,记者调查发现,目前,早教市场收费高,师资水平却参差不齐,教育监管方面界定不清。我国应如何规范早教市场启蒙幼童?

与申请开办幼儿园不同,开办早教机构只要到工商部门办理相关经营项目的营业执照即可。在郑州市农科路上的一家早教机构,记者以给6个月孩子报班的身份向工作人员咨询。课程顾问推荐了音乐课和英语课,每节课45分钟,价格在150元左右,“111节课16388,96节课是14888,音乐课我们有20多种音乐风格刺激孩子语言发展。英语课(老师)都是专八级,都是教育专业都是英国美国留学回来的。”

然而,通过网络搜索郑州早教机构招聘信息,发现早教机构聘请老师大多没有学历要求,也不需要提供教师资格证。目前,我国尚未出台早教机构教师的资质标准,家长也只能信赖规模较大的品牌早教机构。教育部门存在监管盲区。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建议,建立早教机构培训服务的专业认证体系。

教育无小事,针对0到3岁儿童的早期教育,更需要专业的看护能力和正规的教育水平认定。早教需求极大增加,人们迫切希望管理能够规范化。那么,国外的早教市场是怎样运作的?是否有严格的准入制度?家长选择教育机构有哪些依据呢?

先来看美国。美国对“早期教育”一词的年龄划分与我国不同。美国“早期教育”泛指0到8岁儿童的教育。“早期教育”包含了针对0到4岁儿童的日托中心、针对3到4岁儿童的幼儿园以及针对5岁的学前班。后两种相当于我国的幼儿园教育,第一种日托中心就是中国所说的早教了。那么,这种日托中心在美国是如何管理的呢?

美国纽约华尔街多媒体记者林健介绍,美国的早期教育所涉及的教育机构主要有政府资金项目性质的公立学前教育学校、非盈利合作办学、社区学前教育中心以及盈利性私营学前教育学校等。虽然种类繁多,但美国学前教育办学需经州或州政府授权的地方政府教育部门批准,是否颁发执照主要关注教学场所和设施设备是否达标,其教育项目质量则由民间有关幼儿教育协会予以认证。美国幼儿教育协会制定的高质量专业教育工作者的标准和要求,为培养高质量的幼教工作者提供了具体可靠的理论和实践依据。该协会制定的《幼儿教育职业准备标准》,是全美学前教育教师职前培训的评价细则标准。该协会还为保教领域面临的道德问题专门编写了《道德行为守则和承诺声明》,以明确保教人员的职业道德。

而在澳大利亚,儿童早期教育的划分又有所不同。据澳大利亚华人胡方介绍,澳大利亚的儿童从6周大开始就可以上幼儿园了,分为看护班和学前教育班两种体系,前者以生活照料为主,后者增加少量的学习科目。无论是幼儿园还是学前班,澳大利亚政府都对教师资质有严格的要求。澳大利亚的儿童看护中心或者叫幼儿园,从孩子六个星期就可以开始入园,一直到六岁。可以说正式的幼儿教育,是从出生到上小学之前的全年龄段的。到了孩子3岁的时候,澳大利亚的家长,可以选择让孩子继续留在幼儿园或者是去学前教育班,区别在于,幼儿园可以看护的时间较长,每天从早上的7点可以一直待到晚上的六点,老师以看护为主,让孩子发挥自己的天性,在游玩当中摸索学习。而学前教育班则严格遵守小学当中的开始和结束时间,每天只有从9点到3点。孩子在里面会完成一些简单的学习任务。像是识数字、识字母等等。通常入职的教师最起码要有澳大利亚幼儿教育三级证书,而一个幼儿园或者是学前教育班至少要有幼儿教育本科,或者以上的教师坐镇。对于所有的幼儿教育从业人员政府还规定,必须要有与儿童接触的工作许可证书以及急救证书。

最后来看看俄罗斯。俄罗斯的早教市场作为学前教育体系的一部分,无论在理论研究还是机构设置上都非常领先,占据主体的市立托儿所——幼儿园联合体完全免费,作为市场补充的商业早教机构价格总体上来说低廉。正在俄罗斯攻读博士的张舜衡表示,俄罗斯教育部门对儿童教育的规范涵盖到2个月的婴儿。俄罗斯托儿所面向2个月至3岁的儿童,育婴等班级不超过10人。幼儿园面向2岁至7岁的儿童,小班不超过15人。托儿所一幼儿园联合体是学前教育机构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俄罗斯《教育法》规定,所有适龄儿童都应享受到免费的学前教育。学前机构按管理属性大致分为三类,公办托儿所幼儿园占主体地位,且因收费低廉、活动设施完善、离家较近,受到广大市民的青睐。机关或企事业单位附属托儿所-幼儿园数量不多,近几年呈缩减趋势。私立早教机构在整个教育体系中几乎处于可有可无的地位,最便宜的价格每月在200元人民币左右,而在莫斯科和圣彼得堡也有极少数的高端早教品牌,价格高昂,主要提供一对一或者上门服务。

据张舜衡观察,俄罗斯民众对早教大多有排斥心理,相比于中国早教机构价格的“水涨船高”,俄罗斯商业早教机构的现状则是“门前冷落车马稀”。俄罗斯父母们受教育程度的提高,使他们认识到早期亲子接触对子女健康成长的重要性。在俄罗斯孩子出生后, 母亲根据实际情况还可以继续休假15~18个月,俄政府努力从经济上帮助年轻家庭,也让越来越多的母亲更愿意亲自承担儿童早期的抚育责任。由此可以看出,俄罗斯父母连免费的学前教育都会选择放弃,更别提商业化的早教机构了。


本文链接:http://cdcidi.cn/guanyuwomen/1604.html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