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助孕机构

文 | AI财经社 田晏林 唐煜 编辑 | 董雨晴 顶住了粉丝后援会会长脱粉的压力,顶住了网友的舆论争议,在沉默了24小时之后,知名女艺人郑爽却没有顶住央视新闻的犀利点评,就昨日其...

文 | AI财经社 田晏林 唐煜

编辑 | 董雨晴

顶住了粉丝后援会会长脱粉的压力,顶住了网友的舆论争议,在沉默了24小时之后,知名女艺人郑爽却没有顶住央视新闻的犀利点评,就昨日其前男友张恒曝光她赴美代孕生双子的消息,在微博作出了回应。

如果没有央视新闻的评论,不知道郑爽还要沉默多久。在她发文前一个小时,央视新闻发布评论称:前有代孕妈妈遭“退货”,后有某明星疑似代孕欲弃养,曝光录音中“打也打不掉,我都烦死了”更令人愤怒。代孕在我国被明令禁止,其对生命的漠视令人发指:包生男孩代孕者怀上女孩会被强行打胎;胎儿如存缺陷或被丢弃……如此践踏底线,法律难容,道德难容!

就在郑爽出面回应几个小时后,其合作品牌Prada、LOLA ROSE,迅速与其撇清关系,相继发布解约与终止合作声明。当晚,郑爽本人更是忙的不可开交,她删除了和这些品牌方的合作微博,不少曾与其合作过的时尚杂志也忙着删除和她有关的内容,原本由郑爽代言的“110警察节”相关短片也被删除掉了。

没人知道过去几个小时里,郑爽经历了怎样的巨大商业损失。伴随着这一系列动作,郑爽的父亲郑成华终于忍不住发声,他称张恒是极品渣男,“为了金钱不择手段。”他还表示,此前二人合开公司支出均是郑爽支付,同时以借款名义借给张恒的2000万元,被张恒认定为是发给他的工资。

不过,在这场情感纠纷罗生门里,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他们的确以代孕的手段,有了两个孩子。公众关注的焦点也更多指向其非法代孕和欲弃养孩子的冷漠言论上。

曾立志在2021年要独立、独居的郑爽,或许再没有时间亲自动手装修斥资1.5亿元购买的上海豪宅了,而且作为公众人物,身背千万代言的她,注定要在本世纪最冷的冬天感受最深的寒意。

2000万元引发的血案

1月18日下午,沉寂一年多的张恒突然在微博晒出了一张照片,照片中他怀抱一子、手牵一子。他特别配文说明,网络传其诈骗、借高利贷、逃避债款、携款潜逃至美国的言论都是谣言,自己滞留美国一年多,是因为要照顾“两个小生命”。

图/微博截图


随后,张恒的朋友提供了小孩在美国的出生证明,直言两个孩子的生物学父母亲就是张恒与郑爽。一份来自《内华达州人口记录出生证明》显示,女童出生时间为2020年1月4日;母亲现用法定姓名“Shuang ZHENG”,年龄28;父亲现用法定姓名“Heng ZHANG”,年龄29,生日为1990年2月16日。

另一份《科罗拉多州人口记录出生证明》显示,男童出生时间为2019年12月19日;母亲在第一次结婚前的姓名为“SHUANG ZHENG”;父亲姓名为“HENG ZHANG”,出生地中国,年龄29。

紧接着,1月18日晚间,网易娱乐放出了郑爽父母与张恒父亲的对话录音。这是一则至关重要的证据,录音中郑爽及其家人发出了意图弃养孩子的言论。虽然,这则录音事后由郑爽父亲解释是“断章取义”,整个对话长达6小时,而目前张恒公开的录音内容,是在其激怒郑爽一家后所得。

隐私被接连曝光,让一向以“爽言爽语”著称的郑爽在公众面前一度沉默。有细心的网友观察到,昨晚21:25分左右,郑爽的闲鱼账号显示她三小时前上线,而且网友在其小红书账号下的评论,也被她删除。

这一次纠纷公开的导火索也逐渐浮出水面。就在赴美代孕生子消息被曝光后的次日,1月19日,郑爽与张恒持续了一年多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也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张恒代理律师周俊透露,一审中,张恒败诉,要赔偿郑爽2000万元,但他二审提出上诉,要求一审判决发回重审或改判。

澎湃新闻报道,周俊称,外界所传言的张恒以郑爽名义向外借高利贷是子虚乌有的。两人之间确实存在资金往来,“郑爽认为是借贷关系,我们不认为是借贷关系。”

这一纠纷起源于2019年末。当时郑、张两人被曝出“不友好”地分手。郑爽以张恒假借其名义借高利贷一事提出诉讼,曾带着资料就此案接受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的约谈。

图/天眼查


在天眼查APP上,郑爽关联公司共有10家,目前尚未注销的共5家,与张恒的商业交集出现在一家叫做“上海鲸谷座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鲸谷座”)上。公开资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8年12月20日,注册资本为2000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张恒,经营范围包含人工智能应用软件开发,人工智能公共数据平台,文化体育娱乐活动与经纪代理服务等。该公司由张恒持股32%,认缴出资额640万元人民币;郑爽占该公司68%股份,认缴出资额1360万元人民币。

该公司旗下拥有上海鲸乖乖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鲸乖乖”)72%的股份。郑爽律师曾表示,两人合资办的公司鲸乖乖,注册资本1000万元,公司原始资金1000万元由郑爽全额出资,原计划能运营到今年2月,不料2019年10月就提前花光,郑爽被再度要求追加投资,双方意见不合郑爽并未追加投资,而张恒也在当年11月单方面离职。

据悉,公司成立不久,张恒从硅谷请来两位朋友陆继恒、蒋耀锴入股,此二人分别持股19%和9%,在一定程度上稀释了郑爽的股份。一位自称鲸乖乖的前员工认为,郑爽的经济利益受到损失,公司虽然没有太多营收,但是技术和产品运营都不错。

当时张恒被骂“渣男”,舆论都在同情郑爽“遇人不淑”。今日的审理现场,男女主角都未现身,但据张恒律师称,听证结束,郑爽方面拒绝调解。

郑爽表示,自己在中美两国的律师团队从前年开始就从未放弃过维护她和她家人的合法权益,也没有放弃过与对方沟通调解。而且在美国的法律程序中,也是她率先维权。

过亿身家一夜崩塌

如果郑爽不是娱乐明星,如果她没有身披流量,这场旧日恋人的隐秘“家事”,估计不会演化成一场全民声讨的“天下事”。受代孕事件影响,郑爽代言的商业品牌遭受巨大冲击,她本人苦心经营十几年的商业价值也将被重新计算。

2021年郑爽刚刚接下代言合作的高奢品牌Prada,受此消息影响Prada股市受挫,大跌1.7%。目前,Prada官方已终止与郑爽所有合作关系。此外,郑爽代言的Aussie袋鼠洗护发、腕表品牌Lolarose,以及曾拍摄过的杂志《时尚芭莎》和《周末画报》等均已删除合作的官宣微博。

图/视觉中国


据媒体不完全统计,2009年至2019年,郑爽共代言过13款产品,分别是清华同方笔记本电脑、李宁冬装、《大话水浒》、海豚眼镜、伊利冰工厂、珀莱雅等。此外,她还担任颐和生活首席体验官、快手创新实验室合伙人、金世尊品牌推荐官。

2009年18岁的郑爽因出演偶像剧《一起来看流星雨》女主角楚雨荨而踏入演艺圈,并凭此系列剧入围第25届中国金鹰节电视剧“最佳女演员”。在2020福布斯中国名人榜上,郑爽位列第82位。

1月8日,郑爽曾在微博上晒出一张豪宅照片,被网友扒出是坐标在上海CBD的复兴珑御空中别墅,不包括露台,建筑面积630平方米,白坯1.5亿元。这足见流量明星的吸金能力,也让公众质疑其“养不起”孩子的说法。

出道12年,郑爽目前没有签约任何一家经纪公司,而是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时尚、影视、宣发、商务都有不同的团队打理。她十分擅长撬动粉丝经济,被夸赞有商业头脑,比如刚参加完马拉松穿的衣服,转手就挂到二手市场出售。特别是最近一年,即将进入而立之年的她更是马不停蹄地赚钱。2020年除了最近播出的《追光吧哥哥》外,她还以固定嘉宾或特邀嘉宾的形式参与了20余个综艺。

目前,郑爽的未播作品有与侯明昊主演的《只问今生恋沧溟》、与韩国艺人李钟硕合作出演的《翡翠恋人》,还有与佟大为、孙艺洲合作的《绝密者》。不同于以往的八卦绯闻,郑爽这次的“瓜”挑战了公众的道德底线,她不仅要面临赔偿违约金的风险,她的商业版图似乎也走到了终点。

有钱人的危险游戏

对于郑爽和张恒各执一词的感情与经济纠纷问题,外界只当消遣了解。而真正让大众感到愤慨的是,在这个事件中最无辜的两个孩子,全然成为了这两个人利益纠纷的“工具”。

此前曝出的录音中,郑爽用一种仿佛在讨论冲动消费的语气谈论着那“已经7个月、打不掉、烦死了”的孩子,让人感受不到一丁点母亲的情感。而在那封迟来的道歉信里,她也完美地避开公众最关心的“代孕”和“弃养”两个重点,将自己置于受害者的位置。

就在处理完一系列合作终止事宜后,郑爽又接连发布了多条微博,意指张恒出轨,自己犯的错让父母承担。而对于代孕一事只字未提,甚至对于两个孩子的去留问题,仍旧未能说清。

图/视觉中国


其对于代孕一事的冷漠态度,才是外界愤慨的真正核心。不过,普通人鲜少接触的代孕,在有钱人的世界其实并不罕见。

这起风波中,不少网友扒出了演员徐静蕾五年前的一段采访,她说自己在2013年39岁时去美国冰冻了9颗卵子,代孕在她的周围是极为普遍的事。“我已经冻了很多胚胎,万一以后想要孩子就去找个肚子(指孕母),这很正常,我身边很多人都是这么做的,医院应该给我分红,很多人都是我介绍过去的。”

在热衷于维持美貌、身材和演绎事业的女明星面前,找代孕节省了女性在怀孕和哺育期间可能承担的所有生理风险,只要花上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就有另一个女性帮她承担一切,和这些明星动辄千万元的年收入来说,"找肚子"的确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在美国,因为部分州法律允许,诸如演员妮可·基德曼、宣布出柜的瑞奇·马丁等好莱坞明星都公开承认自己是代孕生子。去年因美剧《致命女人》大火的华裔演员刘玉玲也是如此,2015年,一向低调的她在ins上分享了一张自己抱着婴儿的照片。随后确认,这个随她姓刘的孩子是通过代孕出生。

但在中国,因为法律明令禁止,代孕此前一直存在于“隐秘的角落”。代孕最早进入大众视野是在2010年,香港上市地产企业恒基兆业高调地对外公布一则喜讯:公司董事长李兆基尚未娶妻的长子李家杰成为三胞胎之父,取名智信、智仁、智勇,还发布了李兆基父子抱着三名男孙的照片,笑得合不拢嘴。

时年82岁的地产大亨李兆基,素有“香港巴菲特”的美誉,他和李嘉诚等人并称为香港地产界的四大天王,曾当过亚洲首富。但无奈长子一直未婚,老人家非常担心千亿港元的商业王国日后无人继承。抱得三个孙子归后,公司发言人形容当时李兆基的心情:“一来就三个孙,他们都好精灵,从未试过这么开心,开心过做生意赚大钱……。”

据香港媒体报道,为达成父亲李兆基心愿,李家杰费尽心思,除了代母是由美国最大的生育公司专门聘请,李家对孕育孩子的卵子条件也要求极高,要求女性本身要年轻、健康、IQ高,又要查三代基因确保良好、资质聪颖和无遗传病。

当时,李兆基对儿子找代孕的事情并不介意,老人欣喜若狂,不仅给恒基一千余名员工,每人发了一万港元红包,还捐了两千万港元给医院,这3300万港元谐音“生生不息”。虽然博得了李兆基的欢心,这出充满争议的花边新闻很快升级成了一起法律纠纷。因为根据香港《人类生殖科技条例》,无论是在香港境内还是境外聘用代母产子,都不能牵涉商业交易成分,最重可判处罚款10万港元及监禁两年。但在传出一些风声之后,警方最后的调查也不了了之。

在“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些传统观念的影响下,中国成了全球代孕市场最庞大的消费群体之一。媒体报道,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的代孕中介已达400多家,大多属于“地下交易”,一般情况下,挑选卵子价格为6-10万元左右;代孕价格根据按照不同档次定价,价格也从40万-135万不等。而在国外,路透社此前的报道指出,从2008年开始,一些美国的机构开始接到中国客户的代孕业务,这类需求

在这种需求下,更为离谱的是,代孕生子,甚至和金条、大别墅一样,成为一种行贿工具。

2020年2月,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国家统计局原局长王保安的判决书,行贿者就“送”了他两个代孕所得的儿子。

据判决书介绍,因为王保安帮助一家企业实控人关某申请了1.8亿元的巨额国家补贴,得知年过五旬的王保安一直遗憾没有儿子,关某投其所好,帮王保安在网上找了两家中介代孕生子。经历多次胚胎移植失败、前后花了340多万元,2015年,已当上国家统计局党组书记的王保安终于老来得子。世事难料的是,2016年1月小儿子出生刚一周,还没怎么享受为人父的喜悦,王保安就被通报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人们容易美化代孕的一点是,这种技术手段弥补了很多失独、同性家庭的生育遗憾。但在这些既得利益者享受为人母为人父的喜悦背后,无法忽视的是代孕这个产业本身对于女性权益的侵害。只要浏览一些代孕网站,都会提到可选性别。生育的过程中存在着各种风险,这个选项伤害的,不仅是可能因为怀女胎就被迫流产的代孕妈妈,还有一个个无辜女婴的生命。

一些找代孕的女性甚至会被冠以独立女性的光环,但现实是,她们所痛恨的性别歧视、社会不公,也在她们身处的买卖中继续反噬着另外一群底层女性,形成一个无法攻破的恶性循环。

或许正如央视新闻所言,代孕对生命的漠视令人发指。如此践踏底线,法律难容,道德难容。罗翔老师在分析代孕时也说:“势必造成强者对弱者的剥削和欺凌。”不通过剥夺和欺凌他人而获得利益,是在面对代孕问题时应该具备的朴素善意。

然而,当代孕成为有钱人的一种游戏,这种朴素的道理,往往被忽略了。截至发稿,张恒向媒体透露了与郑爽一家的第二段录音。在这段录音中,郑爽的妈妈说,“你俩的感情不在了,就孩子送人,她也是希望自己的孩子有个好的归宿”,郑爽自己也说,“至少我们做了一件好事情”,“如果我们以后还有感情,我们孩子可以再要。我们所有一些受精卵都没有用完,还保存了这些东西”。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本文链接:http://cdcidi.cn/zhuyundongtai/1492.html

为您推荐